小孩子图片+大凉山的村小和孩子|图片故事

摄影专业 2019-04-2992未知admin

  “当我意识到这是孩子在世的最后一张全家福时,我开始有计划地用镜头记录大山深处贫穷背后的故事。切入点就是村小和孩子。”

  2014年12月27日,15岁的海来乌沙在自己家的门框下摆出少先队员的模样。他是班长,想努力学习,有一天走出大山。

  ►我第一次去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,是在2013年7月。我以志愿者的身份去雷波县的谷米小学支教,后来产生给老乡们拍摄全家福的想法。

  在凉山,很多人根本没有拍摄过一张完整的全家福。深山里的人家,如果要拍一张全家福,得去县城,花费50元,对他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花销。

  2014年12月份,我给一户4口人的人家拍了全家福。2015年4月份,孩子因为得病去世了。

  当我意识到这是孩子在世的最后一张全家福时,我开始有计划地用镜头记录大山深处贫穷背后的故事。切入点就是村小和孩子。

  我认可摄影师刘易斯.海因说过的一句话:摄影不应当仅仅是为了美,而应有一个社会目的。要表现那些应予赞美的东西,也要表现那些应予纠正的东西。

  凉山彝族自治州,位于川滇交界处,是中国最大的彝族聚居区,也是四川民族类别最多、少数民族人口最多的地区,是国家级贫困县最为集中的地区之一。

  在凉山,贫困是一个标签。曾引发广泛关注的“最悲伤的作文”,是这里普遍的存在。贫穷和恶劣的自然环境,阻碍着大凉山的孩子们读书受教育的机会。

  2013年至今,我去了8次凉山。国家出台的“精准扶贫”和“一村一幼”政策在凉山实施,很多当初没有上学的孩子现在坐进了教室,开始学习普通话。

  但由于经济条件有限,依然存在一些很落后的村小:硬件设施简陋,师资力量匮乏。很多学校只能和支教的公益组织对接,但大部分的支教老师只待一学期就离开。

  支教的老师说:他们不指望孩子们有多大的出息,只希望他们以后可以当一个合格的父亲和母亲。

  由于教育水平落后,山区村小的孩子上学年龄普遍偏高;为了减轻家庭负担,一部分孩子读到6年级就选择出去打工。

  在凉山这4年,我看到贫困、生死,会很压抑;也有感动,有一次,我拍摄后临走前的晚上,一个小孩子拿着酒过来,“照相叔叔,喝、喝。”

  我现在觉得自己变得特别柔软。碰到事情,会换一个角度,柔软地去解决。包括大凉山的贫困问题。

  昭觉县哈甘乡瓦伍村小学。2014年9月份新招收的学生,只有一个年级17名学生。19岁的代课老师俄衣体初三毕业回到村子当代课老师,一个月800元补贴。学校是村长租的村民的房子当教室。代课老师上课,做饭,睡觉都在这一间屋子。

  昭觉县哈甘乡瓦伍村小学,学生在读书。学校一般上午10点半上课,下午3点放学。

  因为“一村一幼”的政策,2015年12月,美姑县柳洪乡尔且村的幼儿园开学,学校有37个孩子,最小的4岁,最大的7岁。拍摄当天,应到37个学生,实到30人。有9个孩子带午饭到学校。有人带了两块馒头,或者一袋米饭,或者一个苹果,或者两个土豆。图为5岁男孩杨杰的午饭:一块荞粑。

  2016年4月15日,昭觉县支尔莫乡勒尔村小学。这是一所寄宿小学。睡觉之前,孩子们在学校的厕所里用冷水洗澡。

  2016年4月30日,瓦古乡古觉村小学。下午要进行数学测试,孩子们在教室外面的院子里晒太阳看书。

  2016年3月11日,美姑县瓦古乡扎甘洛村小学,一名学生在教室写作业。

  2016年3月11日,美姑县瓦古乡扎甘洛村小学,12岁的吉克古丹站在学校厕所门口 。

  2016年1月4日,小孩子图片美姑县乐约乡乐约村小学。三年级的墙上贴着安全撤离图。

  2016年3月10日,12岁的阿作拉布在学校门前的小树上荡秋千,妹妹在一旁看书。

  2014年7月3日,昭觉县色底乡,由于下大雨,学校的老师护送孩子过河。这座木桥至今已翻修好几遍,但依然是一座很简陋的木桥。

  2016年3月29号,美姑县柳洪乡波莫峨泽小学,代课老师在给6年级的孩子上课。

  昭觉县色底乡瓦姑小学,这是一所旧的学校。2015年,通过当地公益组织和政府的努力,已经在村子修建了一所新的学校。

  昭觉县色底乡瓦姑小学。2015年,通过当地公益组织和政府的努力,图为已经在村子修建的新的学校。

  2016年3月29日,美姑县柳洪乡波莫峨泽小学,三年级的孩子在教室读书。

  2016年1月12日,美姑县一家爱心组织捐款修建的学校,当地人称为爱心学校。临近放假的日子,期末成绩单贴了出来,孩子们在看自己的成绩。

  2014年12月26号,孩子们抱着足球。大山深处,没有踢足球的场地,孩子们缺少玩具。有时候,家里养的羊,会成为孩子们最好的伙伴。

Copyright © 2002-2013 正式龙摄影网 版权所有  

联系QQ:135284866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