会员登录 - 用户注册 - 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摄影作品 > 正文

中纪委发布“秦玉海案警示录”

时间:2018-12-07 13:33 来源:未知 作者:http://www.zhengshilong.com 阅读:

  昨天,中纪委网站刊出“秦玉海案件警示录”,揭秘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书记、副主任秦玉海的“雅贿”细节,摄影是其腐败行为的“遮羞布”,为摄影“烧”的钱高达千万,自己没花一分钱。据中纪委网站、《法制晚报》

  随着光影的移动,水的形态颜色也在不停变化。全神贯注的他,抓住一个瞬间,咔嚓摁下了快门。此时,他在冰冷的水中已经站了几个小时。

  站在意大利米兰宽敞明亮的摄影展厅,看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,驻足于他的摄影作品前时,一种“跨入世界一流摄影师”行列的自豪感,让他觉得无比兴奋。

  镜头中被展出的作品,是秦玉海最为得意的《真水无香》系列。在这部作品的序言中,他写道:“从做人的角度讲,应当看透功名利禄,甘食粗粝,不染浮华,修美于内,敛性于心。”秦玉海曾多次说:“这既是我面对摄影又是我面对人生的一种态度。”

  坐在豪华的路虎越野车中,前有景区工作车辆开道,后有当地“摄友团”的追随,目之所及是自己无比熟悉的山光水色,心中禁不住有些得意:“没有我,这里的美就被埋没了。”

  “我拍片是为云台山服务、发展云台山”,对于摄影目的,秦玉海始终宣称是宣传推广云台山旅游事业的“责任之举”。在冠冕堂皇的“为公”旗号下,秦玉海把云台山当作自己的“私人领地”,心安理得地大肆侵占云台山的公共财产。

  2007年至2014年6月,应曹某请求,秦玉海向云台山公司打招呼,使曹某公司顺利承揽了云台山公司在北京、南京、上海等城市的地铁广告业务,获得广告费7685.5万元,利润率高达76%。

  在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后的2013年1月至2014年7月,秦玉海仍然39次上云台山摄影,公然接受公务接待、公款吃喝。

  据调查,2001年以来,秦玉海还利用职务便利,收受焦作某置业公司董事长刘某等单位和个人贿赂近3000万元。

  1998年12月,作为重点培养的优秀年轻干部,45岁的秦玉海从黑龙江省交流到河南省焦作市任市委、市长,2年后担任市委书记。短短5年中,在他的力主推动下,焦作市调整经济结构,大力发展旅游业,实现了由“黑”到“绿”的华丽转身。云台山也迅速扬名全国,被国家列为5A级风景旅游区。

  而摄影,就是在这期间走进他的工作和生活,并最终颠覆了他的人生。秦玉海的摄影爱好,已不是为了“发展焦作、为开发云台山服务”,为的只是满足自己出名,或者美其名曰“实现个人的艺术追求”。

  “不怕领导讲原则,就怕领导没爱好”。秦玉海对于摄影爱好的高调宣扬,更让一些唯利是图的商人们嗅到了商机。长期为秦玉海提供图片制作服务的北京某影像有限公司老板曹某说:“对迷上了摄影的官员,如果你送给他一台相机就相当于送上了精神鸦片,当他咀嚼精神鸦片的时候,就无法自拔。”

  而这种“精神鸦片”,不像花花绿绿的钞票般庸俗。和其他赤裸裸地收钱收物相比,唯一不同的只是艺术成为了腐败行为的“遮羞布”。扯着这块“遮羞布”,秦玉海甚至毫无廉耻地宣称:“只要是为了摄影,一切都可以接受。”正是这种正中下怀的“私人定制式”腐败,让痴迷摄影的秦玉海在“毒瘾”中越陷越深。

  “焦作由黑变绿”的思路确定之后,秦玉海动员焦作的摄影家拍摄本地山水,他拿起相机和他们一起去拍。但在秦玉海的心里,其他人都只是陪衬,只有自己才能拍出最好的云台山优美风光。

  他对摄影从起初的爱好逐渐变成痴迷,几乎每周末和节假日都会上山摄影。他的摄影作品被作为云台山宣传推广的代表作,在北京、上海等大城市的地铁站悬挂。

  “摄影穷三代,单反毁一生”,社会上流传的这句话,足以说明摄影是多么“烧钱”的行当。十余年间,秦玉海为摄影“烧”的钱高达千万。但是,用他的话讲,“自己却从没有花过一分钱”。

  调查显示,2004至2012年,在他的要求下,云台山公司先后动用100多万元公款为其购买摄影器材,包括哈苏、林好夫等世界名牌相机,共24件。2010年至2014年,秦玉海先后安排云台山公司花费166万元购买其摄影作品《真水》画册,花费14.5万元为其印制摄影作品挂历,为其结算照片冲洗费33万余元。2009年12月,借云台山公司“赴韩风光摄影展”之机,他要求专门增加其个人摄影作品展,展览共花费74万余元。包括秦玉海及其家人赴外地摄影或参加摄影展的所有费用等,都由云台山公司买单。

  记者梳理发现,“雅贿”多数送名人字画及摄影、古玩及高档工艺品,包括玉器。另外,还有着“送”艺术家虚名、协会虚职或让官员在艺术作品中挂名、题字,借机行贿。

  摄影作为“雅贿”内容之一,相比古玩字画等更具隐蔽性。一些心术不正的腐败官员认为,只要按一下快门,就能出“作品”,借手中“权力”,就能卖个大价钱。

  去年2月被判刑的武汉市燃气集团、天然气公司原董事长张民基,受贿的摄影器材清单包括4个镜头,还有一部价值数万的哈苏专业单反相机和4个哈苏镜头。这些贵重的专业摄影器材,无一不是其下属企业或合作商向其“进贡”的。

  鄂尔多斯600295股吧)市副市长、原公安局局长王会师,于2014年4月初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。据报道,王会师热爱摄影,其摄影作品多次获奖,他还在公安系统内多个摄影协会担任副会长职务。

  2014年10月28日,《中国纪检监察报》刊发《摄影“雅好”成堕落推手—贵州省公路局党委原书记周金毅违纪违法案剖析》文章指出,周金毅爱好摄影,走到哪里,拍到哪里。一些不法分子为靠近他,自学摄影,并“谦虚”地向他请教摄影知识,拜他为师。不仅送他高档相机,还“包吃包住”,与其结伴去众多风景名胜区“取景”。

  2013年6月,经中央批准,中央纪委对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立案检查。经过两个多月的调查,中央纪委查实了倪发科的受贿问题,其收受大量玉石,占受贿总额近八成的事实也浮出水面。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